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党员风采>丽舸文苑>丽舸絮飞
少女的心(王晓妙)
发布日期:2020-04-09 11:21

 

          少 女 的 心  

                         汪曾祺《悒郁》读后记

                               

  芦苇摇落身上的雪花

  谁能说他没有了

                                 ——题记

 

 

  ①

  那个女孩名叫银子。

  为什么叫“银子”?银子自己也不知道。你看她一个人在溪边走,自言自语道:“银子,银子……痴丫头!要真是宝贝,为什么你娘不叫你做金子?”

    短短的一句自语,却透露了许多信息。第一,她没有一个叫做“金子”的姐姐,否则她自己叫“银子”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还问什么呢。第二,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她是南方人,并且极可能是少数民族,因为南方的一些少数民族喜欢银饰品,头上带的,脖子上挂的,就连酒壶都是银的。第三,她多半是暗恋上了一个乡村教师或返乡知青,那个男青年总是“银子这,银子那”地叫她,所以她才笑自己是个“痴丫头”。

  不知道我猜得对不对。

        

  ②

  银子正在成熟呢。

  你看,“脚下是带绿的浅草,有的也已经红了心,茸茸的,被西风剪得很平齐,朝露洗得很干净。”——这是成熟的季节呀。

  银子听得懂臭男人山歌中的浑话了。她低声骂了一句“狗嘴里说人话,不像人。”——读到此我笑了,那时候可没有《生理卫生》课本,乡村少男少女的性启蒙都是从成人的浑话开始的。

  银子看得懂爸妈的眼神和话里有话了。饭桌上,银子呆呆的注视着爸喝一口酒,吮一吮胡子。她不说一句话,像是拿不动筷子。“银子成人了,”爸跟妈看看,默默的笑笑。——读到此,我第二次笑了。真可气啊,爸妈这都看得出来,难道胡子里都是智慧吗?哼!

  她知道开生活的玩笑了。她听见家的方向妈叫她,她就是不答应,并且心里好笑:一天银子银子的叫,应当发一百万财!——我读到此,第三次笑了。

 

 

  银子的心有点乱。

  因为正在成熟而未完全成熟,所以心有点乱。那种感觉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就像做个梦,梦里明明挺清晰的,可醒来捉一把,却像泥鳅滑走了,手心里留下黏糊糊的东西。

  你看这句“她心里藏着一点秘密的喜悦,不愿意给人知道。并且像连自己都不给知道似的,一涡浅笑镶上她的脸。”自己的心事,自己也不确定,又不想让别人知道,好难哦。所以她变得敏感,别人的一个眼神,一句随意的话都会连到自己身上。

  她对陌头躺着一头倦刍的牛心里说:笨东西,我不欢喜看见你啰,你太笨,太懒,太……

  看来她一定喜欢飞奔的东西,我猜想。果不其然,她在青草地上寻找马齿咬过的印子,出了庄子她左手抓缰,右手挥鞭,像真的骑着马飞奔起来。

  饭桌上她被看透心事后,放下筷子飞奔出门,路上似乎听到嘚嘚的马蹄声,她要到林子里哭一会儿,她要看看那匹马。

  我猜那一定是一匹白马。

 

 

  少女青春期胡思乱想的心事,能说是“抑郁”吗?不能。所以,汪曾祺描写少女心事的小说名叫《悒郁》,是不太确切的,或者说是言重了。

  很多年前,流行一本小说叫《少年维特之烦恼》,是描述青春期男孩的;汪曾祺的《悒郁》是描述青春期女孩的。两篇正可对看。

  这个时段的女孩子比男孩子发育快,真的属于“女孩儿的心事你别猜”阶段。我曾听过这样一件事:一男孩逗女孩,后来女孩跑进了高粱地。等他进去,画面美得不忍目睹,只是十五六岁的男孩子哪见过这架式,吓得他落荒而逃。所以说,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有些会干出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来,一点也不奇怪。

  这时的小男小女,没有关心他们会孤寂,过度关心他们又会烦闷。他们和我们,都不易啊。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