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党员风采>丽舸文苑>丽舸絮飞
【随笔】云烟(王晓妙)
发布日期:2020-04-09 11:05

 【随笔】云烟

 

故乡的云烟

藏在我衣袖里

每洗一次衣服

云烟就少一点

——题记

 

  

  我极喜欢“云烟”一词。

  何为“云烟”?相信没几个人能够准确定义的。

  有的人把“云烟”解释为“云雾和烟气”。这样解释对小学生是可以的,对成年人则未免粗俗和简单。就像云和雨加在一起不等于“云雨”一样,云和烟加在一起也不等于“云烟”啊。

  这云烟不是云,不是烟;不是云雨,不是炊烟或烽烟。那它是什么呢?它是近于只可意会的东西,就像中国的诗歌和绘画。

  “墨染云烟”是说画的。

  “落纸烟云”是形容书法或诗文的高超玄妙,变化多姿的。

  但如何墨染,如何落纸,只能意会。

  就像名曲《二泉映月》和《梁祝》,是曲,是歌,是爱的低徊和忧愤。可听可想,但你不能只把它当成歌,当成曲。配上歌词,只当歌唱,就不是它了;减去意蕴,只当曲拉,也不是它了。

  云烟是什么呢?

  是那种恍然如梦,欲醉未醉的朦胧之态吧。

 

  

  现在大多数人看到的《红楼梦》,最初是以抄本的形式流传,名字叫做《石头记》。流行的方式就像文革时期流行的手抄本小说。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批书人脂砚斋,是个高人,她总结了绘画和小说的许多技法,包括“草蛇灰线”、“一击两鸣”等,其中一种就是“云烟模糊法”。

 “云烟模糊法 ”被《红楼梦》的作者运用得出神入化。他调动了一切手段,如神话传说、假语村言、象征、谜语等,隐去实事、真情、本意,来达到影射现实提示后文的目的。

  初读《红楼梦》的人,总觉得前五回云山雾罩的,不好读懂。的确如此,因为作者在步入正题之前层层晕染,使小说开头笼罩了谜一样的烟云。首先就书的缘起层层递进,继之以甄士隐的悲剧隐约现出贾宝玉终局的影子,又在“太虚幻境”中埋下十二钗的命运,使全书蒙上了扑朔迷离的色彩。

 

  

  南宋绘画评论家邓椿所做的《画继》一书,记载了宋徽宗“一句诗作画”,招揽绘画人才的趣事。

  宋徽宗用“竹锁桥边卖酒家”作为考题令画家作画。考生们重点自然都放在了酒家身上。而一个叫李唐的,没有重点描绘酒家,而是在小桥畔的竹林深处,斜挑出一幅酒帘,正切合“竹锁”的深意。见到此画,宋徽宗大为赞叹,亲点为第一名。

  宋徽宗又出了“深山藏古寺”。考生们有了前面的经验,知道重点在“藏”字,于是很多人在荒山之间画出幡竿,因为幡竿是佛寺的标志。宋徽宗说重复就没有创新,而且这样太荒凉,失去了藏的感觉,没有灵动性。有一幅画脱颖而出,画的是一条被踩光的小路,一头通向深山,一头一个小和尚在溪边挑水。宋徽宗拿给大家看,大家都服了。

  在画“踏花归去马蹄香”的时候,很多考生画的是一位美女,骑着马在花丛中飞奔。宋徽宗说踏花没问题,可是香没有,跑题了。大家说香是不可能画出来的。宋徽宗拿出一幅画,画中几只飞舞的蝴蝶围绕着奔驰中的马蹄,绝了。

  想必老舍先生和白石老人都知道这些趣事。

  当老舍先生以查慎行的诗句“蛙声十里出山泉”为题,请白石老人作画时,白石老人是如何用画面表现蛙声的呢?

  看了画后,无人不拍案叫绝。画面之上,泉水在石中蜿蜒流泻,六七只蝌蚪活泼地在激流中游动,摇头摆尾地顺流而下。画面上无蛙,但人们分明听到了水声和蛙鸣。

  宋徽宗和齐白石是懂“云烟模糊”之法的。

 

  

  有首歌叫“云烟成雨”,我不喜欢。且不说云烟跟雨形态和意味全不相干,即使云最终化为雨,那也是另外的事了。

  模糊不清,捉摸不定的事物,我们称之为渺若烟云。

        山峦之间云雾之气弥漫缭绕,我们称之为烟岚云岫。

        道家认为不吃食物,依靠吞食云雾可致长寿,称之为烟云供养。

        名家描写云烟的文章有很多。

        蔡琰叹:“举头仰望兮空云烟,九拍怀情兮谁与传。”

        李白道:“王侯象星月,宾客如云烟。”

        辛弃疾说:“万事云烟忽过,一身蒲柳先衰。”

        辛弃疾还写到“诗酒社,江山笔。松菊径,云烟屐。怕一觞一咏,风流弦绝。”

        把登山的屐称为“云烟屐”,好浪漫的美啊。

 

        ⑤

        云烟是什么呢?

        它不是大漠热浪的海市蜃楼,不是岸边水汽的浓重缠绵,不是前方路面的雾气重重。

        云烟不似烽烟那么干烈,不似水汽那么湿重,它是介于两者之间的缥缈的精灵。

        它是什么呢?

        月色入夜,空谷传声。

        风吹三月烟柳,水扣月夜船帮。

  它是欲见未见的隐约的远山,是不晦不白的朦胧诗篇,是温润如玉的眼神,是月光染白的思念,是岁月在无声地流淌着,是光阴在西天留下的一抹红唇的旧迹。

  云烟就像淡墨素焦笺,看似轻描淡写,却也简约成篇。恰如闲听落花,笑看沧桑,轻品流年清欢。

  云烟如人不胖不瘦,不欢不愁。如奏汉宫元曲,如诵唐诗宋词,如沐清风流韵,不论两朝魏晋。

  云烟不似日光那般烈,不似黑夜那般厚,正是那月光轻染,似明非明的朦胧。

  人们常用云烟形容远去的历史。可我们每个人在回望中重放的朦胧,一片飞花,一滴秋水,片刻欢愉,何尝不是烟云的历史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