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党员风采>丽舸文苑>丽舸絮飞
老城记忆
发布日期:2021-06-16 11:09

从出生到花样年华,我成长的时光不是线,而是一个个碎片:生于新疆乌鲁木齐,九岁被父母放在了外婆家,十五岁的时候才随回归故里的父母,来到了缙云县城,结结实实住了整五年。

    说起老城,我总是挺带自豪感地介绍它的另一个名字——石城。在位于主城区对面的风景山靠马路的一面褐色崖石上,刻着“石城”两个鲜红的大字,既有告知的意味,又很有夹道欢迎的模样,这也是设计者的匠心所在吧。石城,顾名思义,就是石头铸就的城市。这是老城最大的特色和亮点,在丽水九个县市中,独一无二。房子是山石打出的石条板砌墙而成的,沿坡而建,呈一定的梯度,冬暖夏凉;地面是石条板铺就的,历久弥新。于是,记忆中的老城,在我认识它到现在四十年的光阴里,不曾褪色,依然古朴自然,纯粹且特色鲜明。

    五年的时光,对老城的记忆不曾完整,依然是片段的合集。记忆犹新的,是老城的“繁华”街道。老街和贯穿老城的好溪并列。其实那街道只是一条条巷道,老房子老街道,狭窄拥挤。许多店铺都是木板房,店面都不大,所售商品也多是生活劳作用品,或南北干货或极具地方特色的美食。它的繁华,不是城市般灯红酒绿,霓虹闪烁,而是充斥其间的各色人物各种声音营造出的氛围——沿街叫卖的商贩、讨价还价的男女老少、遇见老朋友开心的招呼声、自行车的叮铃、黄包车夫的吆喝、高音喇叭的轮放……家乡话特有的高亢嘹亮、连珠炮般的语速,让老城的街道极热闹又极简单明了。

    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中,记忆中最吸引我的,是西街口的一家包子店,铁索桥头对面小巷口的烧饼油条摊。少女时代的自己,不爱红妆爱武装,花花草草玩具娃娃头绳发夹之类的东西很难引起关注,对美食却是情有独钟。

    印象中包子店门口一字排开放着几个桶状大煤炉,炉内煤火总是红火热烈,大蒸笼高叠,整日里热气腾腾,葱肉混合的香味在街道弥漫。口袋没钱的时候居多,每次路过,总是忍不住口中生津,舔嘴咂舌,吸气、吞咽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还毫不避讳地和同伴说一句“好香啊”。口袋有闲钱时,总爱把钱花在包子的身上,可怜那包子,被蒸的浑身滚烫,还不曾凉一凉,就囫囵着进了另一个世界。

    最恼人的,是包子店每天来来回回地要经过好几回,每天眼口鼻就这样被折磨好几遍,因为它就在我上学的必经之路上。包子店从老板到伙计是清一色妇女,个个能干热情,人人分工明确,又都口舌了得,于是店内总是充斥着她们爽朗欢快的笑声,总是让人感受到她们对这份工作一种童子般的热爱,总感觉不仅仅是包子的味道,还有她们几个的性格,才让小店生意红火,总是客来客往人声鼎沸。

    而烧饼油条摊,不在街上,在南北通透的一条巷子的口上。巷口有点儿古城门的模样,呈拱形,却没有门。头上一小段有顶,瓦片铺就,几张木质方桌摆放两侧,桌面斑驳。中间仍然留给过往的行人。这是一家夫妻店,从早上一直经营到深夜。

    作为缙云传统小吃的烧饼摊遍地开花,却是良莠不齐。他家的烧饼,皮厚薄适中,馅咸淡相宜,馅料饱满实在。和饼绝配的,不是馄饨,而是他家的牛杂汤。汤的材料大同小异,关键在于配料。尤其在天冷的时候,来一大碗牛血汤,鼓起腮帮子吹一吹汤碗上升腾着的热气,吹开汤面上漂浮的油花和葱花,然后快速又小心翼翼地撮一口,香气和热气一股脑儿地穿肠而过,熨贴了五脏六腑,热乎了全身上下,最后,还总是习惯性地伸出舌头,把油光光的嘴唇舔得干干净净,才意犹未尽恋恋不舍地离开。在冬天的寒气里,一口汤一口烧饼,悠悠品味,堪称完美搭配,堪称人间至味。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这两个极具名声的老店,是否依然活跃在现代经济的大潮中,不知文中的主人公,都还好吗?

    岁月带走了我们的青春,却带不走美好的记忆;时间刷新了城市的发展,却无法抹去老城的前世今生。老城的味道永远不会消散,老城的故事也将会继续着属于它的精彩,犹如好溪的清流,经过春夏秋冬,从过去到现在直到将来,永远流淌。

(文教支部:沈雪珍)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