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党员风采>丽舸文苑>丽舸絮飞
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农业在中国社会的过去与未来
发布日期:2021-06-30 10:11

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三农”问题的重要论述中,“农业立国”是最根本的命题。五谷为养、五畜为益、五果为助、五菜为充。古往今来,农业和粮食都是人类生存和治国安邦的首要之务,与生产力水平直接挂钩英国古典经济学家威廉·配第曾经说过: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是财富之母。土地有保障功能、发展功能,尤其对于中国广大的农民来说,土地是他们的命根子。

华夏大地的农业自远古始,原始农业系由采集、狩猎逐步过渡而来的一种近似自然状态的农业,属世界农业发展的最初阶段。原始农业经历了从采集经济向种植经济的发展。旧石器时代的采集、狩猎经济也可称为原始农业。中国古代农业中存在的“刀耕火种”和“火耕水耨”均属原始农业的一种耕作方法。其生产发展均甚缓慢,生产力水平极低。故在生产工具简单落后、耕作方法原始粗放的背景之下,原始社会成员主要从事简单协作的集体劳动,获取有限的生活资料,维持低水平的共同生活需要,这与当时原始的社会形态和生产力发展水平密不可分。

继夏商周后,秦始皇统一六国,颁布《田律》、《仓律》、《戍律》、《司空律》等,都对农业列有详细之规定,确立了农业为立国之基。汉承秦制,对农业的重视程度一如既往。后续唐宋元明清,有效法秦始皇“焚书坑儒”者,有将“重农抑商”发挥至顶峰者,却从未出现过打压农业之举。可见,历代封建统治者也充分认识到了农业对社会维系及发展的根基性作用。而汉代首次出现的分封制,将土地分给皇室子嗣或战功显赫之人,农民不再拥有自己的土地,转而成为了封建地主的主要剥削对象。

待到中国土地上的封建王朝在历史的车轮中化为滚滚尘埃,中国农民和他们脚下土地的关系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今年热播的历史剧《觉醒年代》中,李大钊作为马列主义在中国的领路人,向城外的苦工问道:“你们说,要是有一天咱们的土地都能收回来分给大家种,人人都有自己的土地,会怎么样?”苦工们答道:“那咱们就能翻身做主人了,守常先生!”近代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便围绕着这一问一答展开。1927年南昌起义后,“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响彻了中国工农红军走过的每一个村落。至1928年5月湘赣边界党的一大正式召开,会议决定成立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并在各级政府设立土地委员会或土地委员,明确提出“深入割据地区的土地革命”。毛泽东则三到永新塘边,亲自指导分田运动并作永新调查,制定了“分田临时纲领”十七条。这一决议无疑广泛地激发了农民的耕作热情,解除了制约生产力发展的桎梏,也为建国初期的土地改革提供了一次预演的宝贵参考。

1978年正值改革开放前夕,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位农民签下“生死状”,将村内土地分开承包。开创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先河。其中最主要的内容有三条:一是分田到户;二是不再伸手向国家要钱要粮;三是如果干部坐牢,社员保证把他们的小孩养活到18岁。当年,小岗村粮食大丰收。1982年1月1日,中共中央批转《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纪要》,指出农村实行的各种责任制,包括小段包工定额计酬,专业承包联产计酬,联产到劳,包产到户、到组,包干到户、到组等等,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1983年中央下发文件,指出联产承包制是在党的领导下中国农民的创造,是马克思主义农业合作化理论在中国实践中的新发展;1991年11月25日―29日举行的中共十三届八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农业和农村工作的决定》。《决定》提出把以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作为我国乡村集体经济组织的一项基本制度长期稳定下来,并不断充实完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作为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第一步,突破“一大二公”、“大锅饭”的旧体制。而且,随着承包制的推行,个人付出与收入挂钩,使农民生产的积极性大增,是农村生产力的又一次解放。在改革开放四十余年的进程中,农业改革无疑承担了急先锋的角色,正如一座大楼的修建要从打地基开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离不开农业这一治国安邦的牢固根基,而这也为后续社会生产力突飞猛进的提升提供了坚实后盾。

如今,中国站在历史车轮的又一转折点上,在其他行业积极探索未来发展方向的同时,农业应当也必须踏上其未来的道路。在一个方向上,现代农业可以以结构调整为主线,发展特色品牌农业,着力调整农产品生产结构,打造品牌农业,促进农业发展方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由数量型向质量型转变。一是培育品牌产品,实施农产品品牌战略,鼓励企业注册特色农产品商标,形成农业品牌集群效应;二是建立品牌基地,以生产标准化、经营产业化、发展规模化作为建设战略,引导特色优势产业建立产业基地,加强国际市场竞争力。在另一个方向上,也可以将产业转型作为引导,发展休闲观光农业,深入挖掘都市型现代农业的休闲旅游、农耕文化传承等功能,将农业生产与时下流行的旅游产业紧密融合。依托自然资源优势,突出田园生态特色,结合都市居民对自然生态的喜爱与向往,建设休闲观光项目吸引游客前来观光体验,既提高了农业品牌的知名度,也产生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纵观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农业一直在社会发展与生产力提升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也必将在未来继续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保驾护航。“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没有农业农村现代化,就没有整个国家现代化”。习总书记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的发言振聋发聩、令人警醒。从原始社会到现代,几千年来,农耕始终是中华民族的衣身之源,文明之根。与海洋文明的外向性、掠夺性不同,中国陆地广阔、人口众多的特点,决定了中国始终是个农业大国。直到当代,这个根本依然没有改变。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是个人口众多的大国,解决好吃饭问题始终是治国理政的头等大事。”透过历史发展的脉络,我们能更清晰地了解农业立国的缘起,也就能更深刻地理解“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这一论断的重大意义。

现代人生长于钢筋水泥的丛林,田间松软的土地对许多人而言仿佛蓝天白云般遥远,但我们不能忘记自己来自何方,更应该清醒的认识到我们应去往何处。

民革莲都区委会党员---汤慧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