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参政议政>>提案建议
古村落在乡村振兴中要实现“四个留住”(团体提案)
发布日期:2018-04-09

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古村落作为广袤乡村最璀璨的明珠,保护好发展好古村落不仅是乡村振兴的重要途径,也是推动优秀传统文化创新发展的重要内容。我市虽有中国传统村落158个,占全省总数的39.4%是传统村落相对集中的地区,面广量大、基础薄弱,保护利用工作困难重重

1.“形”难,古村落要素保障缺失,风貌修复难。许多乡土建筑的维修费用高于新建建筑,而文保、古村落保护等专项资不能用于补贴私人产权的建筑等因素制约,造成村民主动参与维修、保护传统建筑的积极性不高,一些传统建筑只能任其衰败,现代建筑物逐渐夹杂在古村落中,相当程度上减弱和破坏了古村落的古朴风貌和历史氛围。传统建筑保护修缮及建设项目,决策管理等专业人员和建造、修缮乡土建筑的民间工匠少,严重制约了古村落乡土建筑保护工作的正常开展。

2.留“人”难,经济发展冲击古村落保护,村民参与难。人们的居住要求与传统民居的居住环境之间的矛盾日益明显。随着经济状况的改善或工作就学的需要,古村落的原住民不断离开,“空心村”渐多,传统民居入住率不高,留在村里的大部分为老人和小孩,不利于古村落保护发展工作开展。

3.留“根”难,缺乏经济结构支撑,业态培育难。乡村衰败有其内在的机理,经济、社会结构大调整使其失去了支撑力,传统单一的农业经济结构不足以支撑乡村的可持续发展,而优秀人才往城市集聚更使其雪上加霜。在“老龄村”“空心村”,甚至是“无人村”,注入新型业态,重新拉拢人气,活化农村经济,延续生活气息的难度很大。而古村落一般位置偏远、布局分散,基础设施薄弱,难以通过集中连片式发展,形成一个大规模、高影响力的聚集型业态。

4.留“魂”难,传统民俗文化流失,传承发扬难。文化民俗青年参与度不高,面临“后继无人”危机。大部分传统民俗文化仍由年纪较大的村民们在操持,而农村青年很多都离村外出就业或异地居住,可供传承空间小。特色品牌打造不足,宣传发扬力度有待加强。

“复活”古村落,需精准施策,做到“留住乡村的形,留住乡村的人,留住乡村的根,留住乡村的魂”。

1.突出要素完善,强化机制长效保障,留住乡村的形。一是要有人来管。建议推广松阳县保护名城古村老屋的做法,配强工作队伍,强化统筹协调,推进工作常态化。二是要有钱做事。农办、文化、旅委、农业、林业、水利等部门涉农项目要向古村落倾斜,大力实施传统建筑修复、民俗文化挖掘、基础设施配套、集体经济壮大和特色产业发展项目,支持“一村一品”特色古村落建设。三是要有社会资本参与。建议推广莲都区下南山村古村落建设办法,由社会资本出资修复经营。也可以采取股份制形式,引导村民以古建筑租赁或入股,共同参与古村落保护、经营。四是要有技术传承。加强与高端院校、规划设计团队的战略合作,对古村落进行系统规划设计和指导,避免“千村一面”有计划开展乡土建筑技术培训,鼓励年轻一辈继承和发扬老一辈留下来的精湛技艺。

2.突出人本保护,提高民众参与热度,留住乡村的人。一是优化人居环境。结合“美丽乡村建设”“五水共治”“六边三化三美”工作,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配套古村落倾斜,全面改善古村落人居环境。二是改善居住条件。尽快建成一批传统民居改造利用示范项目,落实传统民居改造利用奖补政策,引导、帮助村民通过修缮、改造原有住房而不是新建住房的方式,用较低的成本达到改善居住环境的愿望。三是共享经济收益。支持和鼓励原住户和社会资本通过适度有序改造利用民居,发展乡村民宿、农家乐、民间工艺作坊、茶馆等特色经营,或以租赁、入股等方式参与古村落的保护利用,合理享有古村落保护利用收益。

3.突出产业多元,激发村落内生活力,留住乡村的根。一是培育一二三产融合发展产业体系。积极培育和发展符合各地地域文化特色的艺术创作、休闲度假、养生养老等业态,推动高效生态农业、乡村休闲旅游业、传统手工业、乡村农副产品生产与加工业等多元产业的融合发展。二是提升组织化发展水平。对农村闲置耕地、林地、房产资源等进行整合利用,通过多元化的股份合作模式,实现效益最大化。深化农合联、田园乡村惠农担保互助社、农家乐民宿协会等农村专业合作组织建设,不断完善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农民经济合作组织。三是积极邀请规划设计团队深度参与。培育更多具有乡土气息、人文情怀的高品位业态,拓宽当地村民增收渠道,实现原住民就地就业,为古村落聚集人气,注入新的经济活力,推进村落可持续的保护与发展。

4.突出乡愁渲染,挖掘特色民俗文化,留住乡村的魂。一是整合乡俗文化,形成品牌效应。对全市古村落内进行深入排摸调查,收集民俗文化资料,进行归类存档,建立全市古村落特色民俗文化名录,将原来各自零落的村落文物保护、非遗传承、文化建设等工作整合细分到古村落保护与发展当中来。二是拓宽推介渠道,营造宣传氛围。搭借各种活动平台,丰富文化传播形式,通过做纪录片,与媒体合作进行视频短片传播,将古村落的文化内涵和现实状况更清晰直观地展现在世人面前;通过电商平台,深入挖掘传统手工艺产品等“小而美”的文化属性、艺术价值,打造全新的“地道风物”销售平台,以产品传递文化、以文化吸引客户,产生良性循环。三是倡导生态环保,造就人文和谐共生。通过发动群众对古村落的保护,让更多的人体会人与自然、人与人的相处之道,回归“小家”,服务“大家”,让离乡的人留恋乡愁,回到古村落生活,让更多的游客,唤起心中的乡愁,来到古村落。

 

丽水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关于市政协四届二次会议249号提案的答复 

  

民革市委会: 

    贵委在丽水市政协四届二次会议上提出的第249号提案《古村落在乡村振兴中要实现“四个留住”》收悉,对贵委的提案,市文广出版局、市农办、市旅委、市建设(规划)局、市财政(地税)局等相关单位非常重视,分别组织了研究和办理,现综合答复如下: 

我市古村落资源丰富,这些是历史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近年来,市委、市政府坚定不移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绿色生态发展之路,按照“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针,坚持保护与传承、利用与开发并举,在保护古村落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截止目前,全市共有中国传统村落158个,占全省的39.4%、全国的3.8%,位居华东第一、全国第三;省级传统村落198个,占全省近三成;有历史文化村落311个,占全省的22%,其中重点村51个,一般村260个。我市松阳县被列为全国传统村落保护利用示范县。但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其中就包括贵委提案中讲到的留“形”难、留“人”难、留“根”难、留“魂“难等问题,影响古村落的持续保护与发展。贵委的建议完善且富有指导性,给了我们很好的启发,我们深觉应进一步提高认识,优化保护发展路径。 

    一、坚持政府主导、社会参与,依托要素与法规的健全,努力留住乡村的形 

    一是完善顶层设计。近年来,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古村落保护利用,将其作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美丽乡村创建工作的重要内容推进。今年,市委市政府先后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全市传统村落保护暨拯救老屋现场会,强调传统村落保护重要性,部署全市域推进任务,并成立由党政领导为组长、各相关部门领导为成员的领导小组,协调一致行动二是加大资金整合。近年来,我市各级党委政府加强统筹、各部门加强沟通协作,积极将中国传统村落等上级补助项目与异地搬迁、农村危旧房改造、乡村旅游特色村等乡村建设工作有机结合,形成保护利用合力。如松阳县整合省美丽宜居示范村项目资金累计744万、文物保护修复和博物馆工作资金累计1400万元:龙泉市除省补资金外,市财政累计投入资金3000多万元;云和安排特别扶持资金2000万元。今年,我市获省级财政美丽乡村建设专项1.87亿元,用于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农家乐提升发展、农村污水治理等项目;市财政安排新农村建设专项1100万元,奖补各县(市、区)美丽乡村建设。后续,我们将进一步在财政支持、用地保障、税费减免等方面积极为古村落保护利用工作创造良好政策环境;加大向上项目和资金争取力度同时积极谋划和包装省财政对丽水拯救老屋和传统村落保护的专项支持考虑设立市级拯救老屋专项奖补资金。三是引入社会资本。近年来,我市积极鼓励、引导和支持工商资本、侨资等社会力量采取捐资、投资、合作开发等方式,参与古村落的保护与利用。如松阳县先后吸引了一批优质工商资本回乡参与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工作,包括新湖集团、北京绿十字等。后续,我们将进一步研究构建以政府公益补助为推手,产权所有人为主体,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拯救老屋行动体系;探索建立保护基金,向社会、企业募集资金用于老屋和传统村落保护。四是加强技术传承。一方面,加强与高端规划设计团队的合作,升级规划。如目前正在进行的全市域传统村落保护暨拯救老屋的专项规划,即是邀请省内权威设计单位浙江省古建筑设计研究院协助编制,坚持不改变原状,最少干预,原材料、原尺寸、原工艺,合理利用四个原则,防止新的保护性破坏另一方面,加强人才队伍,尤其农村专业人才队伍的培训。如市文广出版局曾联合市农办、市建设局在丽水学院举办“丽水市历史文化(传统)村落保护利用专题培训班”,松阳县已先后举办“拯救老屋行动”项目技术培训、“松阳匠人”之古建筑传统工匠培训等多个培训班。后续,我们还将进一步优化培训内容,同时,争取在松阳工匠队伍基础上,支持和培训若干个既有文物建筑修复资质、又接地气的土团队五是强化法制保障。20185月,市规划局组织编制《丽水市传统村落保护负面清单》,划定保护红线近期,市人大法工委、市政府法制办牵头组织《丽水市传统村落保护管理条例》地方立法,加强法制保障,目前起草工作已在紧密开展中。 

    二、坚持以人为本、“人”“物”和谐,依托环境与经营的优化,努力留住乡村的人 

    近年来,市县各部门积极探索研究化解人本需求村落保护之间的矛盾,在古村落保护利用中,充分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把增进农民群众利益作为古村落保护利用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做到古村落保护利用依靠农民、保护利用成果全体农民共享。一是借力村庄景区化促进乡村人居环境优化按照A级旅游景区标准,完善旅游功能和服务设施配套的同事,加强历史文化村落的修复和保护,整治周边环境恶化的状况。去年全年全市共评定216A级旅游景区村,其中评定3A级旅游景区村25个;今年新培育浙江省A级景区村庄200个(其中3A级景区村庄20个);计划2017-2019年期间在全市创建1000多个A级景区村。二是对古村落保护利用用地给予倾斜和保障。新农村建设用地指标和土地综合整治项目节余指标优先满足历史文化村落农房改造、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的建设需要。三是支持以共享经济收益促“老屋”利用。如松阳县四都“云上平田”、板桥“麒麟山居”,三都“紫草房”等一批利用“老屋”打造的精品民宿建成运营,实现农家乐和乡村民宿经营创收,并成为松阳县精品示范项目。后续,我们还将深入研究、优化经营方式与渠道,提炼推广“松阳经验”,继续支持和鼓励原住户和社会资本通过适度有序改造利用民居,发展特色经营,或以租赁、入股等方式参与古村落的保护利用,合理享有古村落保护利用收益。 

    三、坚持立足特色、规划引领,依托产业与设计的完善,努力留住乡村的根 

    近年来,我市坚持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原则,在加大保护投入的同时,立足特色与规划设计,积极推进乡村产业多元化与合作模式多元化一是推进产业融合发展。如我市国有企业“公司+基地+农户+市场”合作模式的创新试验,借鉴推广云和旅发公司对云和梯田景区、遂昌旅发公司对南尖岩景区等乡村旅游开发运营模式,鼓励和支持全市国有企业和12家国有旅游公司(景区)通过推进旅游“三化”改革,采取“公司+基地+农户+市场”合作模式,积极参与乡村旅游开发运营,提升高等级景区(旅游度假区)自身品质并带动景区周边乡村旅游发展。二是探索股份合作模式。如集体经营主体“公司化”运作模式的创新试验,借鉴推广缙云笕川、遂昌高坪通过村集体成立运营公司,村集体与村民共同入股的“公司化”运作模式,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休闲旅游示范村通过集体经营主体“公司化”,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业态。三是强化规划保障。最近,市文广出版局正在委托省古建筑设计研究院,编制全域推进拯救老屋和传统村落保护专项规划、行动方案和技术导则,目前框架搭建完成,其中“注重业态的差异化发展、建立全域和而不同的产业方向”已明确为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后续,我们将进一步思考产业融合与多元合作,加强推介与招商,引进社会优质资本、专业化团队,引导乡贤回归,积极培育发展乡村新型业态,促进可持续发展。 

    四、坚持加大宣传,统筹媒介,依托特色民俗与“互联网+”的融合,努力留住乡村的魂 

    近年来,市文广出版局积极会同相关部门以及基层组织,加强文化挖掘,加大宣传解释,扩大古村落、古建筑等的影响力一是整合乡俗文化。如进一步加强以乡村为母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到目前为止,丽水市入围人类非遗项目名录3项、国遗项目名录18项、省遗项目名录104项、市遗项目名录254个。二是多方式宣传。如结合文化遗产日国际博物馆日等节庆开展有关知识及法律法规的宣传普及;举办全市十佳传统村落十佳古民居十佳民间节庆等评选活动扩大古村落影响力;邀请中央电视台《走遍中国》《探索发现》等栏目组赶赴乡村采访、拍摄廊桥专题片全球播出,借此提升我市古村落知名度。三是扩大品牌影响。提升文化订制服务,持续推进农村文化礼堂建设,巩固提升乡村春晚”“乡村节会”“畲族三月三等文化品牌,大力推进结对子、种文化、育文明活动,全面振兴农村文化。后续,我们还将进一步拓宽和升级渠道,找准古韵、乡愁、宗亲等情感触动点,通过各类媒体,特别是国内主流媒体,多角度多层次地反映老屋和传统村落的历史文化价值、景观价值、教化价值。广泛深入地宣传相关政策法规,增强群众的保护意识和法治思维。及时梳理传统村落和老屋文化板块和线路,把相对离散的资源点位,按照风水文化、建筑文化、民俗文化、耕读文化、非遗文化等等,以文化的经纬串连起来,通过互联网产业优势,做好互联网+”文章,宣传丽水传统村落和老屋文化。 

    感谢贵委对我市乡村振兴及古村落保护利用工作的关心支持 

 

丽水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2018822 

(责任编辑:民革管理员)
【打印】   【关闭】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丽水市委员会 浙ICP备13023565号

技术支持: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 IE6.0 在1024*768 分辨率下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