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党员风采>>党员素描
焦距拨回到上甘岭
发布日期:2011-02-24
 

 

民革党员高胜天随志愿军106团赴上甘岭作战摄影采访纪实

 

激战上甘岭序幕

 

“……现调你师一步兵团速赴五圣山战区协同友军作战,参战团编入三十一师战斗序列,统归李德生副军长指挥,‘志后’(志愿军后勤部)调车输送。某日拂晓前务必抵达上甘岭地域之梅桧里集结……”

这,就是1952年11月某日,我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二军三十四师师长尤太忠,正率领全师一万余众,在朝鲜金城前线胜利完成整一年的艰苦防御作战任务后,全师撤出前沿阵地向后方休整地区开进途中,突然接到军长曾绍山的一纸急电。军情火急,军令如山,师党委当即决定,令我师战功卓著、敢打硬仗、能攻善守、英勇顽强的主力部队——106团立即停止北返掉头往南直驱五圣山前线。

11月14日,夜幕悄然降临,隐蔽在谷山至金化公路某地段的106团官兵个个怀着激动而振奋的心情,静候团指挥部那一声“出发”的军令声……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空已稀疏出现了星星,往日此时此刻部队要行动,早就趁这段敌机不能临空的大好时机奔走出一二十里路了,但今晚团指挥部一直迟迟不发上路的号令,使得广大战士莫名其妙。片刻,从北方群山深处隐约传来闷雷似地马达声,不多时,一条墨绿色的长龙在夜幕的掩护下由远而近地朝着我们隐蔽地段蜿蜒而来,直到此时,隐蔽在绿荫丛中的广大战士还认为这是向前线输送粮弹的运输车队呢!直到这条长龙在我们隐蔽地段突然停止了前进,全团的营、连长们纷纷跃上公路并大声吆喝:“某营某连上某号车”,吆喝声此起彼伏,震荡着整个山沟时,广大战士这才恍然大悟,团指挥部的闷葫芦里原来卖的是这服药。其实这是为了保密,到时也给广大战士们一个惊喜而安排的。因为我部自1952年3月跨过鸭绿江后的一年零八个月来,历经五次战役、金城防御战等无数次战斗,战士们都是用两条腿南北征战了数千里,而今上级却派如此庞大车队输送我们上前线,顷刻间步兵变成了“机械化部队”了,难怪那些四川籍的战士不无风趣地用标准的四川腔大声叫喊道:“耶!格老子今晚硬是要把我的11号车(双腿)开除车籍啰。”刹那间,吆喝声、欢笑声、武器撞击声响彻了整个山谷。此情此景,谁也不曾去想过,再过若干小时后,这些谈笑风生、无忧无虑、风趣幽默的数千血肉之躯,将要在震惊中外的上甘岭阵地上谱写何等悲壮惨烈的战斗乐章啊!我们的战士就是这么一群在共产党领导下,具有高度爱国主义、国际主义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英雄战士,他们不愧为祖国人民褒奖他们“最可爱的人”的称号。

数十分钟后,在一声嘹亮的军号声中,80余辆车撤掉伪装,拉开车距,同时打开车灯(无防空信号灯)远远望去犹如一条长约数公里的巨型火龙,昂首挺胸地喷吐着杀敌怒火,向五圣山前线飞奔而去。当时,我作为师部摄影记者,荣幸地加入了这一行列和106团指挥员一起直奔上甘岭。是夜,这条巨龙冲过美军空中及地面的数道封锁线,于15日凌晨安全抵达五圣山战区。也就是从这天起,我106团在威震世界的上甘岭537.7北山阵地与敌人进行了整整28个昼夜的惨烈厮杀,为我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的战史上写下了光耀夺目的一页。

 

我在上甘岭的“遭遇”

 

庞大车队一夜颠簸,将数千之众运抵五圣山前线,天刚破晓,人们认为当天要就地休息了,但万没料到,全团白天开进前沿阵地,全体官兵大惑不解,难道不怕“空袭”?是的,往日那种昼伏夜出专打夜战夜袭的“夜猫子”日子,现在起要改变改变了。战士们一下军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各条山沟,山道上如同老百姓赶集一般热闹,运输兵、各路人流往返于整个五圣山北面的各条山沟间,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演奏着一曲悦耳动听的战场交响乐。

因为,上甘岭战役开始不久,志愿军司令部即调来数百门(挺)大小高炮和高射机枪,把上甘岭方圆数十平方公里的空域闯进来,均逃脱不了粉身碎骨的命运,这在整个朝鲜战争中史无前例。

这天,我随“团指”越过数座山岭冲过数道封锁线,于当日深夜到达106团前沿指挥所——上所里。上所里地处五圣山主峰左前方一个山梁上,直线距正南方537.7北山阵地也不过两三千米左右,在“团指”观测所的炮队镜里眺望得非常清楚,那已不是有交通壕猫耳洞的什么阵地了,而是一片光秃秃的、被双方炮炎“耕耘”了千百遍、寸草不存、泥土都变成黑红色的血和火的厮杀场!

次日,当我在“团指”坑道里旁听了先期到达上甘岭的106团唐永舜副团长介绍了当前战场及友军作战实况后,顷刻给我原先主观设想的,能通过这次战场采访,拍摄一些具有真正战斗画面的照片的计划泼了一大瓢冷水!因为大小战斗都在夜间进行。面对这一现实,我也只好收起原来的如意算盘,等待时机。开始在“团指”周围地段零星采摄此后勤运送粮弹、救护所包扎伤员等场面,但数日后,总认为到前线采访不拍摄些战斗场面那算什么军事摄影记者!在这种指导思想的支配下,硬着头皮找106团政治处主任郝一针同志,把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要求到前沿阵地去!但他的回答很干脆:“要请示团政委于永贤同志。”次日,同样得到更干脆的回答“不行”两个字(注:战争年代,在战场上,上级机关干部到下属部队执行特殊任务时,必须经所在部队首长的同意和批准),这就明示我去前沿阵地采访的大门被关死了。事过数日,见到团部的参谋、干事们从前沿阵地回团汇报情况,这让我找到了一个借口。我壮着胆子跑到团司领部坑道找于政委直接请示,正巧团长武效贤也在。我对政委开门见山地直言:“于政委,让我到前面去一趟吧,我只到537.7北山营指挥所,不去连的阵地总可以吧。”于政委根本就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去哪一个也不行,现在阵地上激战的程度有增无减,相当残酷,并且仍都在夜间作战,你去了也拍不上什么照片,等几天再说吧。”听到这里,我知道于政委又要下逐客令了,我立即把我准备好的“王牌”打了出去,我说:“团里不也有参谋干事下去吗?为什么他们……”还没等我把后半句说完,就激怒了会在一旁炮弹箱上的武效贤团长了,他立即严肃并带怒色地说:“参谋干事是我派他们去的,他们有他们的任务,和你不一样,部队都在夜里打仗,你能拍到什么照片?现在营、连指挥所都挤在一起了,坑道都成半截子的了,我屯兵还不够呢,有些战士还在坑道口挨炮弹,你去有你插足之地吗?”说到这里,他又对于政委说:“听说前几天来了几个文工团搞什么创作的,非要去前面不可,到了三营只在营部坑道里挤一夜,第二天就让权银刚(三营营长)给赶了回来。”说到这里,武团长才觉察到站在他面前背照相机的小伙子,毕竟不是他的直属部下,随后又缓和了一下语气说:“如果你硬坚持要去,那你自己打电话到军指挥所找5号吧(五号是我师参谋长将科的战场代号,他当时正在“军指”协助李德生副军长指挥作战)。“武团长这最后一句无疑是在将我的军啊!他明知我不会这样做的。没想到这位才从南京军事学院调到我师不久,有着一张智慧文气脸庞的新团长,竟如此不讲情面。最后还是在足智多谋的于政委开导下帮我解了围,于政委以极其关切的口吻对我说:“小高,从现在起,我交给你以下任务:首先是运输部队的艰苦和危险不次于作战部队,伤亡也很大;担架部队救死扶伤,输送伤员白天黑夜连轴转也很艰险;通讯部队,尤其是有线通信兵,昼夜不停穿行在敌人炮火封锁地带,伤亡也不小,他们都应该是你战场摄影采访的重要对象。还有大小炮兵阵地也可以去,去友邻炮兵阵地,让司令部电话联系一下。总之,条件允许好素材你都可以照,但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最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只要你圆满地完成这些任务,算你没有白跟我们106团来上甘岭战场,到过537.7阵地。”就这样我终于被这两位可敬的团首长“软硬兼施”地说服了。也就是从这天起,自己严格遵照于政委的指示,穿行于上甘岭各山梁与山沟间,把摄影机的焦距牢牢对准那些冒着敌人炮火,日以继夜,出生入死,奔走在五圣山前线的我军广大后勤战士,任凭敌人炮弹曾数次砸到自己身边的危险,也无所畏惧,一心一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更好地完成师团首长交给自己在上甘岭战场摄影采访的光荣使命。

摘自<丽水党史>2010.3

(责任编辑:民革管理员)
【打印】   【关闭】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丽水市委员会

技术支持: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 IE6.0 在1024*768 分辨率下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