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党员风采>>丽舸文苑>>丽舸絮飞
阳光的味道(朱迎阳)
发布日期:2017-05-18

春日暖阳下,妈妈把阴干的芥菜洗净,切好,均匀地晾于竹匾上,阳光抚摸着芥菜,黄黄的,亮亮的,暖暖的。傍晚,遂收起。当晚,把新晒的芥菜加入适量的盐放入大铁锅焖煮。次日,从铁锅中捞出,晒于竹匾。这时的芥菜已经由黄变浅黑。经过阳光一览无遗一整日地沐浴,一股香气就闯进鼻子里。夕阳西下,轻轻收于瓶中,这时的芥菜又干又脆,只要稍微一用力就成了粉末。芥菜在瓶子里静静地待一两天,放到上次煮过芥菜的汤里回炉。第二日捞出,晾晒于竹匾。连续晒上两天,芥菜干变得黑亮,特有的香味也出来了。用这种梅干菜烧的五花肉,唇齿留香,没有什么词能形容这样的人间美味。

    炎炎夏日,正是妈妈晒豆腐乳的好时节。把盐卤豆腐切成三四厘米见方的块状,用粗盐把豆腐的六个面抹匀,腌制半天后把沾满盐粒的豆腐晒到竹匾上,过一两小时,给豆腐翻个面,如此反复,一天翻晒几次。这样在摄氏四十度左右的高温天晒上四五天,一直把豆腐晒到硬如白石头。到这个时候,妈妈就到市场上买豆豉,这是中国传统特色发酵豆制品调味料。豆豉以黑豆或黄豆为主要原料,利用毛霉、曲霉或者细菌蛋白酶的作用,分解大豆蛋白质,达到一定程度时,加盐、加酒、干燥等方法,抑制酶的活力,延缓发酵过程而制成。按加工原料分为黑豆豉和黄豆豉,按口味又可分为咸豆豉和淡豆豉,干豆豉,水豆豉。奇怪的是,同为丽水区域的莲都没有这种做豆腐乳的豆豉,老家壶镇的菜场却容易买到咸的黄豆豉。晒干的豆腐和豆豉按一定比例配好,待煮沸的开水冷却,把豆腐和豆豉倒入其中,装在透明的玻璃瓶里,封好瓶口。接着,就会看到妈妈每日早晨捧着瓶子放到阳台高温下暴晒,每日傍晚,再抱着瓶子回家。这样的晨晒晚收大约半个月左右,豆腐乳在阳光的炙烤下,渐渐地从白色转成了红色。以后的日子里,餐桌上就会出现一小碟豆腐乳,白粥和白米饭只要有它相伴,那种特别的滋味,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有时,妈妈做的梅干菜和豆腐乳吃完了,会去买一些,可是,那个味道却让人怎么也喜欢不起来。嘴刁的女儿总是拒绝有名的绍兴豆腐乳和酒店里的梅干菜肉,常常说外婆做的这两样东西是最最好吃的。还常提醒我向妈妈拜师学艺,这样才不会让这些美味在我们家失传。

一直纳闷,妈妈做的豆腐乳和梅干菜为什么那么香?近段时间读了林清玄的《阳光的香味》,文中的农夫让林清玄去闻向阳和向阴的稻谷的气味。向阳的稻谷散发着成熟的香气;向阴的稻谷却一点香气也没有。这个细节让我猛然惊醒,为什么新晒的棉被和衣服那么香,而用烘干机和吹风机弄干的衣服却什么香气也没有。

妈妈做的梅干菜和豆腐乳天天接受阳光的沐浴,就是为了吸收阳光的精华,让阳光的香气渗入其中。原来,这就是阳光的味道,妈妈的味道。

(责任编辑:民革管理员)
【打印】   【关闭】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丽水市委员会

技术支持: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 IE6.0 在1024*768 分辨率下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