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党员风采>>丽舸文苑>>丽舸絮飞
丽舸淑苑 醉酒的少年(王晓妙)
发布日期:2018-05-23

虽然已到三月中旬,但刚刚经历过冷空气过境,加上近一个半小时的激烈厮杀,挥汗如雨,刚踏出乒乓球馆的我还是被迎面吹来的寒风打了个冷颤。将身上的羽绒服裹得更紧了些后,我夹着运动包与景爱谈笑着走出了青田二中的大门。

浓烈而刺鼻的酒味夹杂着呕吐物的酸臭在我们刚拐出大门时就扑面而来,两人连忙掩鼻而过,隐隐约约中还听到等在二中门中接孩子放学的几个家长在那嘀咕的声音:“作孽噢,六点半就被他朋友扔在这了。”“喝成这样,还把他扔在这里,不可能是他的朋友。”。。。

已走出“毒气区”的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万一是个孩子的话,这么冷的天,又喝醉了酒,躺了这么久都没人管,要是酒精中毒或冻死了怎么办?对景爱说了声“我们看看去。”两人又转身往回走。

走进二中门中的“八角亭”,一个瘦小的男孩子只穿一件长袖T恤,双眼紧闭,抖成一团地躺在石头座椅上,而整条石凳和地上已经被吐一塌糊涂,等于这个男孩直接就躺在污秽上,全身湿漉漉的。虽然路灯有点昏暗,但我还是直觉这孩子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大,也就15岁的样子。

看着瑟瑟发抖,脸色已经发黑的男孩,顾不得嫌脏嫌臭,也没有一丝犹豫,我马上脱下身上的羽绒服,紧紧包裹住男孩,然后推了推男孩子:“喂,你家住在哪里,有没有家人电话,我让你爸妈过来接你回家。”

“我家在西门外,我妈妈手机是159。。。。”前面三个数字,男孩说的还算清晰,但后面却怎么也听不清楚了,“你再说一遍,你说慢点,一个一个地说。”我用力地摇晃着男孩身体,试图让他更清醒一点,但不管用,男孩的声音几乎是在喉咙里呢喃,两人怎么努力也分辨不清,景爱试着猜拨了两个电话,但对方都表示家里没有十五六岁的男孩。

我果断地拿手机拨了110。这时,原本在外围观的人,看到有人介入,也陆续进来看个究竟。

男孩的牙关越咬越紧,脸色越来越黑,我有些慌了,突然想起运动包里还有条用来擦汗的厚毛巾,水壶里也还有些热开水,连忙把热开水倒到毛巾上,揉搓到不至于太烫就对着男孩子的脸擦拭起来。

这时,男孩子开始自呓起来:“姐姐,我好冷,我会不会死呀。”“死不了的,别胡说,知道怕,下次就别喝那么多酒。”语气里带着些埋怨,我将羽绒服使劲往男孩身下压了压,让它包得更紧实些,一边继续给孩子擦脸。

“我不想死,我很爱我的妈妈,我死了,我妈妈会很伤心的。我爸爸已经死了,要是后爸知道我这样,又要骂妈妈了。”虽然男孩说话时有点含糊,但蹲在身边的紫欣还是大致听懂了男孩说意思。男孩子只是交友不慎罢了,一个爱着自己妈妈的孩子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我在心底悠悠轻叹了口气,有问题的孩子肯定有个有问题的家庭。

 说完这几句,男孩子突然不再言语,任凭我怎么使劲摇晃,也不见他有任何反应。急得我双眼直往大路上扫,埋怨似地又说了:“110怎么还不来呀。”景爱忙又拿手机拨了一遍110,得到答复是出警的车辆已经开出了。

这时站在旁边的人开始议论起来,有的说男孩子只是睡着了,有的说等的人觉得时间长一些,警车怕是还要几分钟才能来吧。这时有一位老大爷走出来,拔了拔男孩子眼皮说“肯定吃冷痧了。”之后便对着男孩子一通揉捏,两分钟下来,男孩子还是牙关咬紧,全身发抖,一声不吭。

我有些按捺不住了,趁着老人在揉捏之时,赶紧冲进二中值班室,询问门口的保安有没有什么不用的破窗帘布或者破棉絮之类的,在得到了否定的答复后,我失望地回到了男孩身边。

就在我盘算着要不要先打120时,110警车终于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两位警员过来看了一眼,便果断地打了120,接着便试图跟这个男孩子沟通。冲着男孩子大声问了几句:“你家在哪里?有没有家里的电话?”男孩并没有反应。

我想了想,蹲下身子,一边摇着男孩身子,一边大声说:“喂,醒一醒,你妈妈要过来接你回家了,你把你妈妈的号码告诉我。”男孩子支吾了一下,随后便大叫了声“妈妈我爱你!”同时张开双手,像是做拥抱状。现场的人都有些动容了。“你妈妈也很爱你,现在你把妈妈的号码说一下,我让你妈妈过来。”我也被男孩子的举动感动到,趴到男孩子耳边更温柔地说。

“1-5-9-6-7.。。。。”一个个数字慢慢地从男孩子口出蹦了出来,虽然还是很不清楚,但因为围在边上的人很多,大家都在努力分辨每个数字的正确性,然后再共同确认,等孩子说完11个数字,这边民警在大家的提示下也拨出了电话。这回电话号码是对的,大家都松了口气。

120的救护车很快就来了。两名医护人员和民警没有过多在意男孩这么脏这么臭,而是小心地把男孩搬上担架车,四人手上,衣服甚至脸上都被污秽物蹭上了。在场的人都被他们的无私、无畏在心底叫好。

民警提着男孩身上又脏又臭的羽绒服问:“这件衣服你还要吗?”“当然要了,我这件衣服是新的,飘蕾牌子的耶,很贵的。”我连忙伸手接过了衣服。

“那他不用衣服盖,这样在车上会不会太冷了。”看着男孩子缩成一团地躺在那我又有点担心和心疼。

“回头关上车门,就不会的,里面挺暖和的。”医护人员回答道,随后脸又转向民警,“对了,他家人呢,来了没有?”

“我马上给他妈妈打电话,让她直接去医院急诊室。”民警忙打起了电话。

和景爱看着男孩子上了车,我们就拿着臭衣服离开了。这时,我才发现我开始不受控制浑身发抖了。只穿了一件长袖T恤站了近四十分钟,原来是紧张男孩,所以一直没觉得,现在全身轻松下来,牙齿和身体就不停打颤了。

“真有你的,做好事做到这个份上,真服了YOU。”景爱冲我竖了竖大拇指。

我摇了摇头,有些不以为然,“一个人活在世上总会碰到点困难,如果在你碰到困难时,你想别人怎么帮你,那么将心比心,在别人碰到困难时,你就该知道伸出手怎么去帮别人。”

“话虽这么说,可现在做好事也挺难的,有时可能还会被别人讹上,你不看报纸上时常。。。。。。”

“别看那些屁话,有些报纸就喜欢夸大一些个例,我就不相信了,人心都是肉长的,谁会在别人出手帮你的情况下,还去反咬你一口?反正我觉得这世上大部分都是像你我一样的热心人。”我说的一脸的坚定。

我的话是有根据的。

我爸爸双侧颈部有动脉硬化的现象,所以偶尔会发生供血不足造成的眩晕症状,严重时会毫无知觉地摔倒。然后他越是担心摔倒,越不敢独自出门。有时电视上有放老人摔倒没人扶的新闻,老爸都会把老人摔倒的原因归到和他患同样的病,万一他摔倒了,也肯定会被一人撇在那里没人管,所以心理上越发觉得自己是不能单独外出的。

虽然每次老妈在老爸外出时都尽可能地陪在身边,但总还是有事脱不开身或者老爸临时有事,但老妈又不在身边,所以只能一个人外出的时候。期间也发生了几次突然眩晕的症状,好在每一次都有热心人出手帮忙。

有一次,老妈去同学聚餐了,有饭后散步习惯的老爸虽心有些不安,却想着事情不可能这么凑巧吧,就独自己一人去防洪堤逛一圈。但所谓“无巧不成书。”就在他逛完了走上台阶开始往家走时,突然头开始猛往下沉,然后就有些迈不开脚了,冷汗一颗颗地从头上冒出。对这种症状再清楚不过的老爸在心里大叫了声:“不好,又发作了,”这厢就拼命把脚往里移了移,而手就攀住内侧墙壁,防止万一神志不清时,摔到台阶下面。

这时,在他身后一位五十来岁的阿姨看出了些端倪,连忙跑到前面,“怎么了,要我帮忙吗?”这时,老爸已经全身虚脱了一样,浑身无力,脸色也全部仓白一片,双眼紧闭,头开始天眩地转地发晕了,根本没法开口说话。大妈见状忙伸手扶住了我爸爸,再艰难地又推又拉地把他从台阶弄到了平地上。然后再让他在花坛边坐下,自己小心地陪在身边,不时还关切地问一句:“现在好点了没?”“要不要帮你给120打电话。”在得到老爸摆手示意后,大妈又说:“那我给你家人打个电话吧。”

当我和妈妈一出现在大妈视线时,大妈就消无声息地走了。

事后,老爸一直感概,当时幸亏有这位好心的大妈在,否则万一在台阶上摔了,后果不堪设想。我也按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给大妈打去了致谢电话,当时大妈的话非常朴实:“谢什么,谁还没有个生病生痛的时候,你帮我,我帮你呗。”

另外一次,社区来电话,让老爸送一张2寸照片,用来办理老人证。做事情一贯雷厉风行,不会拖拉的老爸拿起照片就出了门。走到儿童公园门口,就一秒钟时间,头突然就开始眩晕,立刻不敢动弹,就地往下坐,正好边上有一棵人行树,他用双手紧紧抱住,怕自己会没知觉地倒下去。

这时正好有一位妈妈带着她五、六岁大的儿子经过,看到此情景马上帮老爸往家里打了电话,之后便一直陪在老爸身边,直到我老妈赶到。

都说心态决定一切。正是因为每次病情发作时,都会有好心人出手帮忙,现在老爸的生活已经步上正轨,他不再害怕一个人出门了,在他思想里,只要在青田,老人摔倒了没人扶就是件不可能发生的事,他身边那么多热心的人。所以,我很感谢那些在老爸最需要帮忙时能伸出援手的好心人,因为她们扶起的不只是他身体上的无助,更是扶起了他对人与人之间的这份信任

    现在,面对醉酒少年,我也出手扶了一把,我想得很简单——如果今天是我的亲人和朋友醉倒在路边,决不会希望路人只是冷漠观望、无动于衷。我也相信,只要每个人都能将心比心地对陷入困境的人伸出援手,将他带离悲伤和无助,人心便不会冷漠,公德这棵大树将会立得更稳,枝叶也将更加茂盛。

(责任编辑:民革管理员)
【打印】   【关闭】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丽水市委员会 浙ICP备13023565号

技术支持: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 IE6.0 在1024*768 分辨率下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