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党员风采>>丽舸文苑>>丽舸絮飞
丽舸淑苑 曾经 (丁姿平)
发布日期:2018-07-23

每个人都有曾经,每个曾经都各自不同,每个人对待曾经也各自不同。

01

小区的花园里,一群老年人在聊天,满是褶皱的脸上洋溢着自豪与快乐:

以前,我是大学篮球队的队长,身形矫健,恣意潇洒,校花们不知送了多少秋波呢。

过去啊?过去,我主持过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学的各类文艺汇演,演讲比赛什么的,就是工作后还和学生一起主持过元旦文艺晚会呢。

我啊,你可能没有想到,我也曾经在商场叱咤风云,当年下海潮刚起,我就成了第一批弄潮儿,也曾经腰缠万贯噢。

……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小区,这是一批很普通的老人,谁也没有想到他们曾经的辉煌和荣耀,我们只看到他们还算是快乐的老年生活。每天,这些男人们会到公园里唠唠嗑,下下棋,用男人的语言交流并享受着,他们提得最多的是“曾经“。

02

一条狭窄的弄堂。弯弯曲曲,走在弄堂里,你感受不到路的那一边喧嚣的世界;也高低不平,你得看着脚下,因为不时会有一个细小的坑卡你的鞋跟;还有些光线不足,两边密布着老旧的房子,虽不是高楼,但和弄堂相比已经很高了,足可以遮蔽斜射的阳光。

在弄堂的两侧分布着很多似乎也是很窄的门洞,记忆中那门是木质的,也带着点记忆的模样。

这是我记忆中的西井弄,在老丽中上班时,我经常从那里穿行而过。无数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走在弄堂里,总能看见不止一位老人,须发斑白,腰背佝偻,他们各自坐在自己家的门槛上晒太阳,阳光在他们的银发上闪着美丽的光泽;你似乎永远也听不到他们言语,是不愿意打破弄堂的静谧与祥和吗?每当这个时候,我只能轻轻飘过,而我的心里总是油然而升敬意:他们一定也有过去的故事,也许曾经有过辉煌,可是现在,他们却独自品茗咀嚼,这又是怎样的境界呢?

03

我遇到过这样两位老人。

她曾经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公务员,现在自然有些年迈。大部分的日子,她都待在儿女家里,这边呆半个月那边呆半个月,她觉得儿女离开了她生活就一定会过得乱七八糟。在这半个月里,她日复一日地做着家务,她最喜欢的就是搞卫生,跪在地板上拖地,一天不做心里就不舒服。当然有时候,她也出去,一般在节假日,带着儿女以及孙辈们出去逛亲戚,炫炫自己的成就。因为长期跪地的缘故,她的双腿已经严重劳损,无法正常走路,她的腰背也几乎弯成了一张弓,所以她大概七十几岁吧,不过看上去却是有八十岁的模样。不要以为她的儿女不孝顺,他们都很好,但他们受不了母亲的一味奉献,所以经常会逃离。而母亲却一直这么似乎“心不甘情不愿“地奉献着,她要她的儿女们因为她的奉献而内疚而回报而听从她的指挥,她经常教育儿女们:她大姐可不如她为孩子考虑了,可是她家的几个孩子都那么听话,你们太不孝顺。于是她有些抑郁。

另一位是我的老领导,我经常会过去听他布置工作,请他签字,当他永远的秘书,不过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不再能坚持,或者他能够意识到他不再是领导。他们家人都很感激我,因为我,他们会有一些轻松自由的时候。

他们曾经都是领导,领导一个家,领导一个部门。

后记:身边的人都在向退休奔去,于是经常听大家讲述回去的故事,未来的安排,是“老当益壮“,再现曾经的辉煌?抑或放平心态,学会放弃曾经,续写今日不一样的人生?我想我们只能自己去寻找答案。

(责任编辑:民革管理员)
【打印】   【关闭】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丽水市委员会 浙ICP备13023565号

技术支持: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 IE6.0 在1024*768 分辨率下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