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党员风采>>丽舸文苑>>丽舸絮飞
丽舸淑苑 鼠之役(丁姿平)——小说
发布日期:2019-08-12

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打开车门,慢慢地走上台阶,她先摸索到门口的电灯开关,打开,扫视,确认四周一切正常时,才拿出钥匙开门。门开了,她还是先打开电灯,重复了一遍刚才在门口的动作,走进房间。然后她依次走入客厅、走上二楼、走上三楼,每走一步,她都重复着刚才的动作:开灯、扫视、迈步,开灯、扫视、迈步,开灯、扫视、迈步……整栋楼终于灯火通明,只是她依然警惕地审视着周围,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小心翼翼。

这些日子,清都是这样过来的。半个月前,自从她休假一周回来,便发现她的家已经成了老鼠的乐园了。钟点工告诉她,家里好像有老鼠了,于是,周末在外地工作的俩男人回来,就开始了灭鼠行动,可是老鼠似乎突然间消失了。于是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灭鼠,那个周日的夜晚,家里的两个男人走了,她一个人布置好了一切,然后上楼休息。第二天早晨,清匆忙洗漱完毕赶着去上班,跑下三楼、二楼,一……刚到楼梯口,忽然感觉到一道哀怨的目光停在她身上,她立马驻足,发现有一只老鼠被粘住了,那目光便来自那里,清快速返回二楼,打电话给物业要求帮助,物业走了,同时带走了那只被粘住的老鼠。清继续下楼,她得抓紧了,否则该迟到了。“吱吱”“吱吱”,什么声音?天哪,客厅拐角处的那只粘板不见了,清怯怯地探了一下头,发现粘板已经滚下了错层的楼梯下,一只老鼠,毛茸茸的一团,蜷缩在合起来的粘板中,粘板已经被咬了四分之一的角了。当然,物业把这一只也带走了。

这一天的晚上,清便有些惶恐,她不想再看见早上这样的情景,于是她检查了整栋房子,把所有可能的空调口全堵住了,但是她还是不放心,以防万一吧,她还是把最后一块粘板放在了楼梯上……下一个清晨,清起床,在打开卧室门的刹那,她呆住了,三楼走廊的落地纱门,赫然被咬了一个洞,这是怎样的节奏呢?清提着一颗心,小心地下楼,远远地探头,又是一只!这一次,有防备的她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形……这是要逆天吗?清几乎要疯了,心脏咚咚跳动着,腿也也不由得发软了。

清却再也不敢放粘板了,她宁愿老鼠与她共处一室也不想再看见它们被粘住的情景。可是,清却再也无法忘记那道哀怨的目光,那求救的“吱吱”声,那蜷缩着的奋力逃脱的身形。

第三天,她发现楼梯上依然有老鼠经过的痕迹。

第四天,清发现原来堵掉的空调洞又被捅出了一个小口。

第五天,台风天,火车停开,那两个男人没有回来。

第六天,请了专业人员再一次补洞。

今天该是第七天了吧?周七,清坐在这间咖啡室里。清真的不敢一个人呆在家里,想着要一整天和老鼠们同居一室,而且这些室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来与她争食,她真觉得有些不能忍受,更有些不齿不忿,所以她便来咖啡室释放她的惶恐。

这个咖啡室是清最喜欢的一家了,这里布置得古色古香的,仿古的木质家具、布艺沙发,有些年代的古旧饰品,发黄的书页,还有那仿古灯罩下的黄晕,那些怀旧的音乐……总是能让清沉静下来,回到自己的真实世界里。在这里,清完成了许多作品,也看了很多书。

今天的咖啡室好像有些嘈杂。那边是在打牌?“王炸”“一条龙”,什么时候这个咖啡室竟然也成了棋牌室了?不对,好像有烟草的气味,这又是这么回事呢?清喜欢这家咖啡室就是因为这里没有烟味呢。“哈哈哈哈”,清脆的女生阵阵传来……看来这个咖啡室也不再纯净安宁了,咖啡室的小姑娘告诉我这样的情形已经有些日子了,为了运营下去,他们无法阻止顾客的行为。清有些落寞,是她不能与时俱进吗?以后她该去哪里窝着呢?“是谁在敲打我的窗?是谁在拨动我的琴弦?……”蔡琴的声音一直在咖啡室里回荡,伴随着清推开咖啡室那吱嘎作响的木门。

门外虽然已近七点,太阳还是很猛,台风刚过就得防晒了。清的眼前是条大路,但是清依然看到了那哀怨的眼神、那蜷缩的身影、那“吱吱”的求救声。

明天就是周一了,家里的那两个男人下一个周末就能回来。

(责任编辑:民革管理员)
【打印】   【关闭】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丽水市委员会 浙ICP备13023565号

技术支持: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 IE6.0 在1024*768 分辨率下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