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学习园地>>学习交流
《法眼看印度》连载3(周小明)
发布日期:2018-09-12

    入住学校诊所改装的法学院宿舍之后,我就开始我的“西行求法”工作。很多人搞不明白印度明明在中国西南或者南方,但偏偏说唐僧是“西行求法”。在飞机发明之前,印度通向外界的道路只有三条,一条是从现在阿富汗经过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交界的开伯尔山口进入印度;第二条是经由印缅交界的原始森林;第三就是海路。在海洋时代到来之前,这三条道路中最重要的就是第一条,因为第二条道路极为艰险,中国远征军就是从第三条道路进入印度的,大家只要看看孙立人将军及其部下的相关回忆录就知道该道路有多难走和多危险。孙立人将军帅军入印缅作战,披荆斩棘,但因装备落后等原因,死伤也非常惨重。台湾学者李敖几乎无人不骂,但却称孙将军的军功“无人能望其项背”。

    印度地处亚热带和热带,物产丰富,是军事装备精良、作战经验丰富的游牧民族一直垂涎的地方。从公元前2000年开始,雅利安人、波斯人、阿拉伯人和蒙古人都是从印度西北部的开伯尔山口进军印度并征服印度的。印度人因为种姓、宗教以及复杂地理等原因,在英国人统治印度之前,任何一个帝王都没有完全统一过印度,且印度的国家动员能力很弱,对于外敌入侵几乎是逢战必败。唐僧虽然不是入侵者而是谦虚的学习者,但也是从这条经典的道路进入印度的。玄奘从西安出发,经过西域,然后南下经过阿富汗再进入现在巴基斯坦,然后向东达到当时的著名学府那烂陀寺。因为从西安到阿富汗基本是西行,所以被称为“西行求法”。

    国内学者研究法律,言必称“英美法德日”,完全是西方中心主义论者。与工商业经济相适应的法治的确发源于西方国家,随着西方征服东方,西方的法治当然是最牛的,最值得我们学习的。但西方人所遭遇的难题和困境例如工业化、城市化、防止大规模污染等问题很多都是100年前的事情,中国生搬硬套现在的西方制度有时候并不一定完全能够解决中国问题。

    印度移植西方的司法独立制度就出现过这样水土不服的问题。印度的司法特别是最高法院和高等法院是相当独立的,甚至比有些西方国家更加独立。最高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法官都由总统任命,总统任命的时候必须咨询全国司法委员会,而司法委员会就是由最高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法官代表组成。实际上,可以说是法官自己任命自己。并且任职条件严格,没有法学学位和长年的司法工作经验根本不可能被任命为最高法院和高等法院法官。要想赶法官走,那就更难了,要经过严格的弹劾程序——先经过调查委员会的调查,如果是因为疾病问题还要成立专门的医疗小组检查身体,最后经过两院议员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印度历史上几乎没有法官经过弹劾程序而被赶走,有个最高法院法官经过调查明明知道他是腐败分子,但国会表决的时候国大党党员离开会场放弃投票,所以仍然没有弹劾成功。这位“腐败分子”一直干到退休为止。但相比于立法腐败和行政腐败,印度的司法腐败要轻得多,这位“腐败分子”也只不过是空调多装、汽车超标,和贪污几千万的“大老虎”差远了。但这种过于独立的司法独立是否一定符合发展中国家,或者是否需要完善则是值得研究的。

    国内没有印度宪法的原版著作,所以从简明版开始读。第一天到宾馆来接我的那位名叫尤盖喜的男生送我一本。

    因为纯粹是为了写博士论文才来印度的,时间短,不可能什么课程都去听,只能选宪法学、法律史和政治学等课程听听。

    有一天我和一位男老师说我想听他的课,他说可以。讲课的时候,他居然什么宪法问题都不讲,专门讲一个事情:不经司法审判而直接由老百姓表决某人死刑是否正当?听了一下我就发觉,他其实是在影射中国的司法!认为中国就是暴民政治,就像法国大革命一样,只要老百姓在台下喊几下,就可以将某人杀头的制度。我刚到印度住宾馆的那几天,我碰到同住宾馆的两个中年男人,经交流得知其中一个是记者一个是研究经济的,他们得知我是来印度学习印度法律的,他们居然问了一句“中国有法律吗?”。中印有竞争也有误解,但也不止于此啊。

    政治学教授,一个胖胖的女老师,对我挺友好。后来她告诉我,她想来中国访学,希望我帮忙联系,她说她去过俄罗斯等国家访学。另外,她还让我给她的学生讲了一堂中国司法制度的课程。讲完后,学生就提问,其中问到中国的最高法院有哪些职能的时候,我说中国最高法院的职能一个是审理案件一个是出司法解释,没有其他职能。我发现很多人在笑,原来印度的最高法院是世界上权力最大的最高法院,学者甚至称“是印度最高法院在统治印度”,印度大报头版头条经常是有关印度最高法院的动向,他们认为中国的最高法院职权如此之小,感觉不可思议。

    我回国后向华东政法大学的国际交流处说有个印度政治学教授想来访学,一位女领导就问我是你导师想让她来还是什么情况,然后问我她讲什么主题。我说她想讲人权,这位女领导立即说这个太敏感。看到中方也不是很热情,这个事情我也就没有积极去促成。

    另一个位叫加拉吉妮的年轻女老师让我给她学生讲中国历史和文化,讲完又是互动环节。这次这些学生统统没有问法律问题,而问政治问题。“中国占领印度领土你怎么看?”,“中国为什么要侵略西藏?”,“你对中国支持巴基斯坦威胁印度怎么看?”,火药味十足。

    实际上我对这些问题研究不多,特别是西藏问题,中国市面上很少有有关西藏问题的著作,我对西藏的认识来自于司马光的《资治通鉴》,司马光的著作既有反映民族融合的历史,也有激烈民族冲突的历史,印象最深的是吐蕃人(西藏人)打仗好厉害,中原王朝其实经常吃亏。但对学生的提问,我只能说,中国共产党解放西藏消灭了那里的奴隶制度,解放了奴隶,这是人类历史的重大进步。拉吉妮老师后来看到教室里的气氛有点剑拔弩张的感觉,立即下令:“凡是涉及西藏问题和巴基斯坦问题统统不要问”。

    我离开普纳的前一天,我当着全班学生的面送了一个大大的红红的中国结给拉吉妮老师,还送了一盒中国象棋什么的。这位法律史老师非常激动,我感觉她都快掉眼泪了。然后我向学生做了简短的告别,我说:“1500年前,中国的玄奘来印度学习佛教,1500年后中国人又来学习印度的宪政制度,印度人一直是中国人民的老师。”这里要说明一下的是,与中国人眼里的迂腐、搞笑的唐僧形象不同,印度人心中的唐僧(玄奘)却是一位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坚毅、果敢、智慧超群的学术大师!虽然我把自己和玄奘相提并论实在是“高攀枝”了。人家玄奘访学印度之前已经是名冠京城,并且西行过程中一路学习,到达那烂陀寺的时候是那烂陀寺的校长戒贤法师亲自迎接,是贵宾级的留学生。玄奘结束学习后又在那烂陀寺任教4年,经多方挽留才离开印度。印度人和中国人一样爱面子,且玄奘是中印友好的标志性形象,我这样一说敌意自然没了。

    另外,印度最隆重的政治节日是共和日即每年的1月26日。所以我又说:“后天就是印度的共和日,首都德里要举行盛大的共和日阅兵活动。今天,我向大家告别,明天就赴德里了。我不仅仅要学习印度的宪法,我同时要赴德里参观共和日阅兵活动,要向印度的宪法致敬!”。然后向在座的同学敬了个礼。我发现法学院的同学们好好感动!其实印度民族是一个感情丰富细腻的民族。

(责任编辑:民革管理员)
【打印】   【关闭】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丽水市委员会 浙ICP备13023565号

技术支持: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 IE6.0 在1024*768 分辨率下浏览